文天祥简介文天祥的英雄事迹故事

 推荐内容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1-30 12:43

祥兴元年(1278年)八月,刚刚即位不久的卫王赵禺封垂相文天祥为信国公,他想入朝息卫天子,未被批准,要他在外地抗击元兵。元兵在俘虏了宋恭帝、谢太后之后,大举南下,扫荡南宋的残余势力,一直打到广州。这年年底,文天祥屯兵潮阳(今属广东),会合邹讽、刘子俊等将领讨伐剧盗陈鼓、刘兴。

结果刘兴被击毙,陈鼓勾结元军进攻潮阳,而文天祥已移军海丰(今属广东),元军统帅张弘范派他的弟弟张弘正率兵追赶。文天祥正在五坡岭埋锅造饭,元兵突然而至,不及迎战,遂被元军俘虏。他吞脑子(一种毒药)自杀,没有成功。

邹讽自姻毙命,刘子俊自称是文天祥,希望文天祥能得机会逃走,不巧和文天祥相遇,二人各争真伪。元兵最后得知刘子俊是冒名顶替,便把他杀死,把文天祥押往潮阳去见张弘范。文天祥见了张弘范,昂然不拜,张弘范释其缚,以客礼待之。文天祥请求一死,张弘范不许,把他禁锢舟中。

祥兴二年(1279年)正月,张弘范率兵乘舟追宋帝赵最于压山(今广东新会南),与张世杰率领的宋兵展开激战。张世杰有外甥在元军中,张弘范三次派他招降张世杰,张世杰不理,张弘范又命文天祥写信招降,文天祥说:我不能捍卫父母,却教人叛父母,可以吗?张弘范仍固执地要求文天祥写信,文天祥便写了一首诗《过零丁洋》给他,其中有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句子,张弘范一笑置之。

二月间,压山失守,张世杰堕水溺死,陆秀夫抱着赵禺蹈海,宋朝的残余势力也已荡然不存。张弘范大摆宴席庆功,对文天祥说:你国己亡,垂相忠孝已经尽了,能倾心事我朝,当不失为宰相。文天祥法然出涕说:国亡不能救,当臣子的死有余罪,岂能为逃性命而作贰臣!张弘范知他是条铮铮汉子,也不难为他,派人把他押送燕京(北京市)。途经吉州(江西吉水)时,文天祥愤而绝食,八天不死,又重新进食。

十月间,文天祥被押至燕京,被安排在释馆,坐以待旦。蒙古人见他不肯屈服,把他移往兵马司,派兵看守。元丞相李罗在枢密院召见他,文天祥长揖不跪。蒙古人强迫他跪,他说:南方人的礼节是作揖,北方人的礼节是下跪,我是南方人,行南方的礼节,为何要跪?

李罗命左右拉他下跪,有的按头,有的按背。文天祥不屈,昂首说道:天下事有兴有废,自古帝王将相灭亡诛戮,哪代没有?天祥只因忠于宋室,才有今日,愿求早死。学罗说:你说有兴有废,请问从盘古至今,有几帝几王?天祥说:一部十七史从何说起?我今天不是参加博学宏词科、神童科考试,哪有工夫细谈?

李罗说:你不肯说兴废事,请问自古以来有把土地、宗庙给人而自己逃走的吗?文天祥说:把国家拱手送人,是卖国之臣。卖国者因有利可图,必然不去,去者定非卖国之人。我前辞宰相不受,奉使出使你朝,遭到拘押。不久有贼臣献国投降,国亡当死,我之所以不死,是因为度宗有两个儿子在浙东,我有老母在广东。

李罗说:放弃德佑皇帝的嗣君而立赵是、赵二王,这算忠吗?文天祥说:当此之时,社樱为重,君为轻,我别立新君,是为宗庙、社樱着想。好比历史上跟随晋怀帝司马炽、晋憨帝司马邺向北去的不是忠臣,跟随晋元帝司马睿到南方去的才是忠臣。跟随徽宗、钦宗到北方者不是忠臣,跟随高宗南迁者才是忠臣。李罗语塞。

停了片刻又说:晋元帝、宋高宗都有所受命,算得名正言顺,而二王之立没有名分,应是篡位。文天祥降,国亡当死,我之所以不死,是因为度宗有两个儿子在浙东,我有老母在广东。字罗说:放弃德佑皇帝的嗣君而立赵是、赵二王,这算忠吗?文天祥说:当此之时,社樱为重,君为轻,我别立新君,是为宗庙、社稷着想。好比历史上跟随晋怀帝司马炽、晋憨帝司马邺向北去的不是忠臣,跟随晋元帝司马睿到南方去的才是忠臣。跟随徽宗、钦宗到北方者不是忠臣,跟随高宗南迁者才是忠臣。李罗语塞。

停了片刻又说:晋元帝、宋高宗都有所受命,算得名正言顺,而二王之立没有名分,应是篡位。文天祥反驳道:景炎帝赵呈是度宗长子,德拓帝赵氟亲兄,不能说不正。他登极于德佑帝去位之后,不能说是篡。陈垂相宜中奉太皇太后之命拥立二王,不能说是无所受命。李罗等无话可说,仍说二王没有天授之命。

文天祥说:皇天赞成,众望所归,虽无传授之命,推戴拥立,有何不可?学罗大怒道:你拥立二王,建立了什么功劳?文天祥道:立君以存宗庙社翟,君存一日我尽一日臣子之责,要什么功劳!学罗不屑他说:既知立二王建不了什么功劳,为何还要拥立?文天祥道:父母有病,虽明知不能治愈,也没有不下药之理,那是尽人子之心,不能治愈,那是天命!天样至此,有死而已,何必多说!李罗欲杀死天祥,元世祖忽必烈没有同意。

时间一晃就是三年,至元十九年(1282年),元朝多次派人劝说,文天祥仍不为所动。这年年底,中山(河北定县)有人自称宋朝天子,拥众千人,声言劫取文丛相。京城也有个名叫薛保住的人上匿名书说:定于某日烧蓑城苇,率两翼兵为乱,垂相不必优虑。元世祖恐有骚乱,撤掉蓑城苇,把宋朝宗室迁往上都(内蒙正蓝旗)。

又把文天祥召来说:把你事宋的忠心用来事我,当封你为垂相。文天祥说:天祥为宋朝宰相,岂能事二姓?愿赐之一死!元世祖不忍,没有答应。他身边的人再三摔掇,元世祖便下诏杀文天祥于柴市,但过了一会儿又后悔了,派人制止,已来不及了。

来揭秘吧据悉文天祥被押至柴市,观者万人。临刑前,文天祥态度从容,问市人哪个方向是南面,有人指出后,他向南再拜说:我的事办完了。引颈受戮,颜色不变,享年四十七岁。他的衣带中有一篇赞(文体的一种,多用韵文写成),上面写道:孔日成仁,孟日取义,惟其义尽,所以仁至。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?而今而后,庶几无愧!

文天祥就义这天,大风扬尘,天空阴霆。元世祖在宫中叹息说:好男子,不为我用,杀掉太可惜了。文天祥之妻欧阳氏说:我丈夫不负国家,我岂能负丈夫!遂自刎而死。文天祥的两个儿子也自杀身亡。文天祥不愧为民族英雄,他的高风亮节,至今仍激励着人们。